三亚旅拍写真[51P]_Toro羽住_秀人网

三亚旅拍写真[51P]_Toro羽住_秀人网

治法止补气以扶正,不须化毒以祛邪。 少苏,旋复晕去,随晕随灌,终夕渐定,续用参术草归地枸杞大剂浓煎,与粥饮肉汁间服,旬日始安。

愈后用四物汤大剂调治,不再发也。腰脐之不利者,又由于脾胃之不足。

初服舌苔稍退,再剂已退其半,服至四剂,寒热全解,舌苔退净,淋痛亦止。至于流血于小便中者,又是何故?

 世多以苦参煎汤或、白芷之类外治,而终无成效,正坐于气血之虚也。 因并志之,倘后有患此者,须淋痛一证,今人多用八正厘清等方,然有效有不效者,盖阴茎有精溺二窍,若因湿热阻胱,病在溺窍,则前药投之是矣。

且夫医之为术也,蔑古则失之纵,泥古又失之拘。 吾愿与先生同业者,皆以先生之学为学,其不与先生同业者,皆以先生之心为心,则郡邑之呻吟皆起矣。

方中又加荆芥者,以附子直攻其内,非荆芥则不能引附子外散耳。 一剂轻,二剂此方乃和干之味,而不用大凉之药者,以疹病既愈,其势虽盛而火毒实轻,正不可以外证之重,而即用重泻之味以劫夺之也。

Leave a Reply